公务员的仕途上升路:绯色升迁 看过

字体: 护眼 关灯
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第六章 娇妻出轨(六)(1/2)

卧室的门无声地打开了,潮湿而混沌的灯光把客厅撕开了一个大口子,就像王梓明此刻内心那巨大的伤口。

走出来的是瑜伽教练邱杜里。这家伙像刚偷吃了灯油的老鼠,低头拉着裤子拉链,脚步匆匆朝门口溜。脚上套着的,正是王梓明的大号拖鞋。此刻,王梓明是光着脚的。

唐小梅跟在邱杜里身后走出来,如喝醉了般有点走不稳。她穿着乳白色的睡衣,头发凌乱,目光发直。她梦呓般地对着邱杜里的背影说,梓明,你要去哪里?

邱杜里不说话,低头换鞋。

两人都没有发现沙发上坐着的王梓明。

就在邱杜里换上自己的皮鞋,伸手去抓门把手的时候,王梓明说话了。

站住!----声音不大,但令邱杜里不寒而栗。

邱杜里伸着的手定格在了那里,惊愕地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。

王梓明起身打开了灯,强烈的光线马上把客厅充满了。

唐小梅看到王梓明,身子忽然一震,好像从梦中醒来,发出啊的一声大叫,捂住了自己的嘴巴。她看看邱杜里,又看看自己的丈夫,像是被吓着了,惊叫着朝王梓明跑过来,张开双臂想抱住他,但被王梓明野蛮地推开了。

邱杜里的马脸一下子变得刷白。他恐惧地看着高大威武的王梓明,一只脚在前一只脚在后,保持着随时开溜的姿势。

王梓明连眼皮都没抬。他镇定自若地又坐回到沙发上,一口一口喝着啤酒,好像除了自己和啤酒什么都不存在。

一片死寂。

死寂一片。

沉默让人窒息。唐小梅开始抽抽搭搭地哭,狠劲地揪着自己的头发。

王梓明终于开口说话了。他耷拉着眼皮,不紧不慢,不轻不重地说: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您应该就是邱教练吧。

邱杜里喉头动了动,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
放心,我不会对您动粗,因为我不想脏我的手。王梓明出奇的冷静:我只想问问邱教练,唐小梅把自己给了你,你能给她什么?

邱杜里仍不做声,马脸上汗如雨下。

王梓明喝了口啤酒,说:我不妨告诉你邱先生,我深爱着我的妻子唐小梅,包括现在---她和你上床之后。我相信小梅也深爱着我---起码是在她和你上床之前。既然您能把唐小梅从我手里夺走,肯定是因为您能给她更多。我想告诫你的是,我不愿意看到唐小梅失望。

唐小梅再也控制不住,蹲在地上,双手捂面,放声大哭起来。

在唐小梅的哭声中,邱杜里迅速拉开门,兔子一样窜了出去。

王梓明没有去理会痛苦的唐小梅。对于背叛自己的人,用不着怜悯。

唐小梅哭的气噎胸塞,几度失声。王梓明坚硬的心一点点变软。他站起来,抓起唐小梅冰凉的手,把她拉到沙发上。唐小梅抽泣着,眼睛像一对水蜜桃,一向红扑扑的脸竟然成了一片白色。她怯怯地不敢拿眼看王梓明,更不相信王梓明会原谅她。看王梓明沉默不语,她扑通一声跪了下去,抱住了王梓明的双腿,仰起满是泪水的脸:梓明哥,我对不起你,我以为他是你,我脑子突然坏掉了,你打我吧……

望着唐小梅梨花带雨的脸,王梓明一阵心酸。谈恋爱那阵,唐小梅爱称呼他梓明哥,因为他要比小梅大两岁。结婚后,小梅就直呼他为梓明或者亲爱的了。现在,唐小梅的一声“梓明哥”,让他瞬间又回到了那些恋爱中的美好日子。那河堤上沁人心脾的槐花,荆紫山霜染的红叶,倒映在洛河里他们依偎的身影……他闭上眼睛,但眼泪却掉了下来。

可唐小梅犯下的是不可饶恕的错误。他在心里对自己说。

王梓明这样想着,眼光逐渐变得冷漠。唐小梅感觉到了他眼里的寒冷,浑身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。她抓起王梓明的手,朝自己脸上打去,但王梓明果断地把手缩了回来。

王梓明望着眼前这个自己曾经深爱的女人,叹了口气。一切都结束了,他对自己说。

王梓明掰开唐小梅的手,站起来,向门口走去。门口的地上还躺着他的旅行包。他提起旅行包,穿上鞋子,拉开了房门。

这时候的唐小梅似乎明白过来了,发出绝望的哭声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