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务员的仕途上升路:绯色升迁 看过

字体: 护眼 关灯
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第十三章 单纯的唐小梅

唐小梅虽然已经24岁了,但思想比一个中学生还单纯。除了单纯以外,她还比较任性。这个单纯加上任性,往往就会做出一些荒唐可笑的事情。比如街上那些背个书包跪在地上乞讨的“中学生”,用粉笔在地上写着自己的悲惨遭遇,似乎人世间的所有不幸都集中在了她一个人身上。大家见的多了,都知道那是一些被大人甚至团伙操纵的骗子,不再同情可怜她们。唐小梅拉着王梓明逛街路过,好奇的不得了,认认真真地读着地上的粉笔字,读着读着眼泪就下来了。包里摸出个百元大钞就放进了地上的碗里。王梓明赶紧上前一步去夺,那女孩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碗死死抱在怀里,整个身子都压了上去。王梓明走出老远了,唐小梅还蹲在女孩身旁,双手慈爱地梳理着她乱蓬蓬的头发,嘴里说着“勇敢面对困难,好好学习”之类的话。

干部病房在医院院可是个好科室。因为住院的大多是离休、退休的老干部或现职的较大干部,医药费全报,所以不在乎开什么药,检什么查。个别主治医师就和护士互相配合,开出一些好药、贵药,但都没用到病号身上,积攒下来出售给街上的私人诊所,利润相当可观。所以科里的同事们除了工资外,差不多都在拿着外快。这事只有在唐小梅这里行不通。谁找她配合她就红口白牙地把人家数落一顿,并且还经常提醒病号说:大家都注意看自己每天的费用清单啊,不要漏掉了什么药。所以她在科里就有点不得人心。

干部病房主任石本元,在心脑血管方面堪称本市一流专家,经常在各大医学杂志上发表论文,也经常参加一些全国性质的研讨会,获得过很多称号,名噪一时。

有天下午,唐小梅分管的一个老干部出院后,又回来补诊断证明,这个需要主任石本元签字。病人催的急,唐小梅慌慌张张楼上楼下跑,却找不到石本元。有人说看到石主任好像去五楼了,她就上五楼去找。干部病房在配楼,五楼是最高层,仅有的几个房间基本上被几个离休的老干部长期霸占,一般病号不往这里安排。这些老干部一个月不定来一次两次,病房基本上都闲置着,很是清静。唐小梅风风火火推开503病房的门,只见石本元穿着白大褂,正站在床边吭哧吭哧地给病人做理疗。唐小梅走上去说,石主任,这个诊断证明需要您签字!

病床上躺着的正在被理疗的是护士长罗娟,她戴着粉红的护士帽,内衣往上翻起到腋下,一双大胸海海漫漫地摊在肚皮上,双腿却扛在石本元肩上。石本元扛着罗娟的两条光腿,双手紧紧卡着她肉乎乎的腰,脖子上还挂着个听诊器,在罗娟的大腿之间荡来荡去。

要说遇到了这个情况,正常的反应是二话不说赶紧跑出去顺便把门带上就得了,但傻蛋唐小梅就没那么做,硬是把诊断证明递给了石本元,站着等他签字。

要说遇到了这个情况,你石本元赶紧呵斥唐小梅先出去,然后下来再想办法封住她的口就行了,但医学专家石本元硬是没这么做,硬是接过来诊断证明,招呼小梅:把桌子上眼镜递给我。

要说遇到了这个情况,你罗娟应该赶紧把腿放下来先,或者把枕头拉过来捂在脸上,毕竟这不属于护理示范内容,但她硬是没这样做,硬是就那么淡定自若地躺着,平静地看着唐小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