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务员的仕途上升路:绯色升迁 看过

字体: 护眼 关灯
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第二十四章 雨夜

凯美瑞在空旷的街道上疾驶着。起风了,法国梧桐的叶子争先恐后地飘扬下来,不停地落在车前挡上,但只是短暂地停留了一下,就又随风而去了。

张晓卉疯狂地开着车,抢着路口的黄灯。王梓明坐在后座,还在品味着口中的余香和那实实在在的手感。他望着窗外飞逝的街景,心想这路怎么这么漫长。

张晓卉的家在南郊一个新开发的小区,叫做“嘉园”,院内的绿化还没完工,好多房子都还没有入住,因此非常幽静。

张晓卉熟练地把车开进车库,挽着王梓明走了出来。电梯在等着他们。电梯的门一关上,两人就又疯狂地粘在了一起。张晓卉的包啪嗒掉到了电梯的地毯上,也顾不得捡了,只是把自己的舌头放在王梓明的嘴里狠命地搅着。王梓明忽然发现,电梯的上方有个摄像头正对着他们,摄像头的红灯亮着,显然正在工作,就嘴里呜呜地指给张晓卉看。张晓卉转回头看了一眼说,就是要做给他们看!又勾住了王梓明的脖子。这个神秘的女人,已经被*烧的疯狂了。

电梯到了22层,张晓卉和王梓明像个连体婴儿一样拖拉着从电梯里走出来,两个人都是脸色潮红,步履蹒跚。张晓卉打开了房门,拉着王梓明的手进入了房间。她随手关上房门,却没有开灯,转身就又抱住了王梓明,紧紧咬住了他的下巴。王梓明的双手抓住她滑腻的腰,一寸一寸往上移动,竟然发现,张晓卉的胸罩扣子并没有系上。于是他就满满当当地托住了她那一双颤巍巍的乳。

王梓明的身体反应太强烈了,自己都感觉不好意思。张晓卉的手有意无意地碰了他一下,他浑身一震,像是敲在他的麻骨上。张晓卉呵呵地笑了,他拿着王梓明的手,慢慢塞进了自己的短裙里。......他觉得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,他变成了一头野兽。他低吼一声,开始撕扯张晓卉的衣服。

张晓卉喘息着说,不要……慌,我去洗澡……

王梓明却恶狠狠地说,我舍不得你洗,我就是要现在的你!

嗯……你抱我去卧室……张晓卉腿软的已经不会走路了。

王梓明把面条一样的张晓卉撂在宽大的床上,开始急吼吼地脱自己的衣服。张晓卉扭亮了床头的小夜灯,转身对王梓明颤声说,你不要自己脱,我帮你。

王梓明任由张晓卉一点一点把自己扒了个精光。他低头看看自己丑陋的身体,突然不好意思起来,扑到床上,把脸埋在了张晓卉柔软的山峰里。张晓卉却抓住了他……

窗外,不知何时已经飘起了雨,这是一场及时雨。晚报上说,这座城市已经56天没下过一滴雨了,创了50多年来的历史记录。雨先是一点一点,若有若无。接着风大起来,那雨点虽不密集,却硬生生地砸下来,很有力度。浮躁的地面上就腾起了土气,仿佛是一块风干了的海绵,一下子就把这秋雨吸进了体内。这大地太干涸了,它盼望这场甘霖好久了。雨滴渐渐密集起来,一切都变得湿漉漉的,城市的夜景像一副被淋湿的油画,模模糊糊,水乳交融。地上已经有了积水,那雨水像无数条小蛇,扭动着身子向低洼的地方流动。雨突然大起来,密集的雨滴劈头盖脸砸下来,被夜风疯狂地甩在窗户上,如擂响了出击的战鼓,大地一片欢腾……

作者题外话:(喜欢本文的朋友请留言支持,稍稍鼓励一下,谢谢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