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你深情不负(依如初见) 看过

字体: 护眼 关灯
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第二十二章 死讯(1/2)

“确定她已经死了吗?”陈潇听到陈二少说林如初死了,兴奋的马上从病床上坐起来。

“应该错不了,找不到她的尸体,那天河水那么急,估计连尸体都被冲走了,被鱼分食了也说不定。”陈二少惋惜的说,“可惜了这么漂亮的脸蛋,我都还没······”

“闭嘴,没想到因祸得福,死了最好,这样以后就不会有人威胁到我和邵庭了,接下去就是她那两个孩子了。”陈潇打起了阴险的主意。

顾邵庭家。

“叮——叮——”顾邵庭的手机铃声一直响。

许是昨夜喝的太多,现在头疼的厉害,不想自己居然躺在林如初的床上睡着了,醒来看着这一屋子的陈设,顾邵庭垂下睫毛。

“是我,什么事?”顾邵庭摇了摇头,头晕的厉害。

“老板,您和月儿还有那个孩子的DNA检验报告出来了,报告显示,你们均为父女,父子的关系。”助理说道。

“啪——”顾邵庭愣住了,手机掉到了地上。父女,父子······所以,月儿和那个小家伙真的是我的孩子!那么,林如初之前说的,都是事实······

顾邵庭仿佛晴天霹雳,窗外下起了大雨,就像是林如初在哭泣,顾邵庭,你终于知道了吧!我真的没骗你,月儿她,真的是你的孩子啊!她口口声声要伤害的!是你的孩子啊!顾邵庭!

顾邵庭浑浑噩噩,是啊,之前都做了些什么,要把月儿赶出圣心医院,威胁要了月儿的命,这是一个父亲该做的事吗,从小就没有给她呵护,却在她拼命要活下来的时候要斩断她的希望,顾邵庭,你特么就是个王八蛋,混蛋!

顾邵庭想着,一手打在玻璃上,玻璃刺穿了他的手背,他不自知,继续一拳一拳的打在玻璃上,直到整扇玻璃都被他打穿了,他才停手,鲜血顺着他的手指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,“啪嗒,啪嗒。”滴血的不仅是手,还有他的心,他恨自己,为什么当初林如初告诉他的时候不留下一丝冷静好好查出真相,而是直接将林如初打下十八层地狱,如若自己存有一丝怀疑,那么,现在的结果就不一样了吧,一切都是自己的错,全是他的错,但无论他怎么做,都挽回不了现在的结局。

陈潇回来了,直奔顾邵庭的房间,却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。

“邵庭,你干什么!”陈潇尖叫,飞奔进去捧起顾邵庭的手。

“我没事,不用你管。”顾邵庭无暇再顾及任何人的心情,“你出去吧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他想一个人静一静,不要任何人打扰,他想要向林如初忏悔。

“可是你的手,我帮你包扎。”陈潇依旧不走,想要留下来。

“我说,让你出去。”顾邵庭没有发怒,只是冷冷的说。陈潇被他这语气冻的有些发麻,只好先出去。

“反正林如初已经死了,邵庭迟早也会是我的,不急于一时。”陈潇心里想着便沾沾自喜的走出顾邵庭的房间。

顾邵庭走到林如初的房间,反锁了房门。

房间里还残留着昨夜他喝醉的酒瓶的残渣,还有几瓶没喝的酒,他打开一瓶一饮而尽。坐在林如初的床边,蜷缩在床和床头柜的中间,像个做错事的小孩,害怕家人的训斥,他有些瑟瑟发抖,回想过去对林如初做的种种,眼角流出一滴温热,他哭了,可是林如初不会回来了,他第一次这么脆弱的把自己埋在膝盖里,用手抓着头发,不停得问:“到底该怎么做,你才能回来,到底该怎么做,该怎么做······”

自从林如初死后,顾邵庭便一直这么把自己关在林如初的房间里,不吃饭,只喝酒,一直都是喝酒,喝酒,陈潇几次敲门,顾邵庭也不理睬,还扬言谁敢进去就杀了谁,陈潇怕他得抑郁症,便打电话像顾老爷子求助。

“爷爷,邵庭这几天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不吃饭,也不出来,我真怕他出什么事啊!”陈潇一脸哭腔地对着顾老爷子说。

“是因为林如初的事吧,我听说了。”顾老爷子淡淡的说。

“嗯,林如初死后,邵庭一直这样,我害怕他得抑郁了······”陈潇小声的说。

“这样吧,你跟邵庭说,我让你们明天晚上来老宅吃饭,有要事商量,让他务必要过来。”顾老爷子在电话里对陈潇说。

“好的,我知道了,爷爷!”陈潇高兴地挂了顾老爷子的电话,她知道顾邵庭一定会听顾老爷子的话。

于是她走到林如初的房间,敲门说道。

“邵庭,爷爷让我们明天晚上一起回老宅吃完饭。”陈潇边敲门边说。

“······”房间内没有回答。

“邵庭······你回答我一声好吗?我很担心你。”陈潇着急地说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